金融街 新闻 正文

高瓴资本浅谈诺森

2020-12-14 15:13   来源: 金融街

12月7日,沃森生物在当天开盘前发布公告,取消股权转让计划,但市场情绪依然没有放过沃森生物,当天,沃森生物以20%的跌停收盘。

原因是12月4日晚,沃森生物公告以11.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2.60%股权。交易完成后,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。此公告发出后,引起了轩然大波,被指为“贱卖金鸡”,沃森生物也因此收关注函。

如果光看这一起转让动议,或许会觉得沃森的动作让人不可思议。但把泽润生物和它的前东家惠生集团,以及前期已埋伏进入泽润的高瓴资本、泰格系资本联系起来,就会发现一段鲜为人知的资本迷局。

沃森生物长成纪要

2010年11月,沃森生物登陆资本市场,超募资金19.6亿元。

2012年12月底,沃森生物收购了惠生集团全资的泽润生物58.09%股权。目的是为了其手中的HPV疫苗。

2013年10月,沃森收购了嘉和生物总共63.576%的股权。

2015年,沃森生物通过增资等操作,依然在2017年底保持了对嘉和生物68.47%的控股权。

高瓴悄然入场即将变现的HPV疫苗业务

2018年,高瓴资本逐渐介入这场资本游戏,情势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。

先是阳光人寿和东海证券将持有的嘉和生物股份,转给了上市公司康恩贝和福建国资背景的华兴康平。沃森生物不但没有优先收购,反而在几天后也向康恩贝卖出了8.6455%的股权。

然后就是泰格医药出手,用旗下两个并购基金向嘉和生物增资3.7亿元,沃森生物的持股比例因此进一步被稀释。

2018年6月26日,沃森生物宣布交出嘉和生物的控股权,新主人是HH CT。这家公司还向华兴康平等机构继续收购嘉和生物的股权,最终实现控股50.04%。康恩贝被稀释到持股25.34%,沃森生物的占股比例则降到13.59%,泰格系投资基金则喝到了一口肉汤,持股比例为9.84%。

HH CT不是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,其背后的实控人是能叫国资都让路的高瓴资本。高瓴资本自从2014年介入生物医药行业投资后,一发不可收拾。尤其是在一系列看不懂的医药投资标的里面,大都有高瓴资本的身影。

2019年年底时,高瓴和泰格已经悄悄进入了泽润生物。当时高瓴和泰格旗下的投资基金通过增资、可转债换股的方式,持有了泽润生物11.05%的股份。其中,高瓴占股8.95%。

高瓴之所以看好泽润生物,是因为在苦修10年之后,泽润生物的2价HPV疫苗有望在2022年获批上市。与嘉和生物的生物类似药相比,HPV疫苗更是可以看得见的金蛋。

HPV疫苗因为前几年的大力宣传,在国内几乎尽人皆知。HPV病毒据称与90%的宫颈癌有关,而我国是宫颈癌高发的国家,发病率居世界第二。作为全球唯一一支可以预防癌症(宫颈癌)的疫苗,HPV疫苗刚一上市就受到女性的追捧。有一阵子,很多内地女性赶赴香港打疫苗,成为时尚。

面对一个每年百亿级销售额的市场,泽润生物距离实现效益可谓只差“临门一脚”。持股比例高达65.14%的沃森生物却要让出泽润的控股权。

这一幕几乎是转让嘉和生物股权的翻版,所不同的是,这次的接盘方里并没有高瓴,而是高瓴的“好基友”泰格系控制的两家基金。

“35亿的泽润生物,和已经上市的万泰生物816亿估值相比,简直是个笑话。”在一众机构眼里,泽润生物的2价HPV疫苗虽未获批上市,但公司价值也绝对不止35亿元。

12月5日,一段沃森生物投资者电话会的录音在网上流传,有投资机构质问沃森生物管理层:“你们这样做事情,相不相信有因果报应?”

嘉和生物在沃森生物手里的5年,累计亏损额在2.49亿元以上,沃森生物为之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费用,但在转让股权时,嘉和生物的估值仅为34.7亿元人民币,沃森生物获得的股权转让收益只有11.29亿元。

但仅仅过了两年,这笔现在看来被贱卖的资产,却获得了暴涨。2020年10月27日,嘉和生物在高瓴的一路护持下登陆香港联交所,首日市值高达140亿港币。

其实,被贱卖的质疑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。早在两年前股权转让时,一位投资者就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向沃森生物发问:

“好好的一个嘉和生物,为什么突然要放弃控股权???”

沃森生物当时的回复是:“推进嘉和生物在境外证券市场上市,一方面可以解决嘉和生物单抗药物研发和产业化的资金需求,另一方面有利于对核心团队的激励。”但这个解释显然没有彻底廓清投资者的质疑。

“伏地魔”高瓴资本的“魔法”

实际上,在“怒怼事件”的背后,可能已经有投资者注意到,嘉和生物和泽润生物的股权转让背后,其实是同一拨力量在或明或暗地主导。

嘉和生物收购案中,高瓴直接出手,泰格系基金从旁协助;而在泽润生物的收购案中,高瓴虽有入股,但并未送出关键一刀,换成了泰格冲锋在前,充当了“伏地魔”高瓴资本的化身一般。

据天眼查APP显示,沃森生物公布的股权收购方淄博韵泽显然是个投资平台,背后实际出资的是西安泰明,这是一家包括泰格医药、太平洋人寿、博时资本、东方证券、上海国资委、苏州高科技园区以及长三角多个省市国有资本的投资机构。另一家收购方则是泰格旗下的观由资本,此前观由资本也出现在对嘉和生物的收购中。

如果不出意外,泽润生物在交割完股权之后,将和它的同胞兄弟嘉和生物一样独立登陆资本市场,到时候上市股东名单上,同样会有高瓴和泰格的身影。而届时泽润的市值,就算只有万泰生物的一半,也将会达到350亿元以上,比沃森转让时的估值会多个零。

这就难怪在投资者电话会上,有机构明确指出:“这其中是不是有利益输送?”

在回答机构投资者“是主动卖还是被迫卖出”的问题时,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们是主动卖的!”

沃森出让泽润生物的控股权,据官方说法是为了有更多精力投入与苏州艾博生物的合作,全力开发mRNA疫苗。

巧合的是,天眼查APP显示:苏州艾博的股东里也有泰格系主导的西安泰明,持股比例为9.3483%。

西安泰明背后站着的是泰格系资本,泰格系背后隐隐浮现的则是真正的背后“黑暗推手”高瓴资本。

不管沃森生物选择与谁合作或者放弃谁,似乎都难以逃脱背后高邻资本的“魔法”。这表面看上去似乎是沃森生物的宿命,但本质上则是高瓴力图独霸医药市场的“铁蹄”下的牺牲品。当然沃森生物固然可悲,但最可怜的还是那些沃森生物的“中小投资者”,差点眼睁睁看着一个“金鸡”被人杀鸡取卵!


责任编辑:李编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金融街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